mengdigai

萨杰深夜食堂

萨杰深夜食堂:

大家好~~【鞠躬】


之前说的活动来啦~~~经讨论决定以#萨杰深夜食堂#为活动名称~一起来玩呀~~~
※活动时间:
    本周六起——无限久远
※活动规则:
    每周六、周日晚十点,会由主页2号机定时在新浪微博、LOFTER及萨杰同好群同步发布每周萨杰深夜食堂主题词,小伙伴们可根据主题词进行同人创作并投稿,形式不限。
※参与方式:
    一、根据当周2号机发布的主题词进行同人创作并投稿,投稿要求首发,不得以以往作品充数,内容形式不限,图/文/段子/小剧场皆可,欢迎大家释放想象力。
    二、投稿须加上#萨杰深夜食堂#tag
    微博平台投稿需并@萨杰同人主页二号机(评论原文艾特皆可)
    LOFTER无须艾特,但必须标注tag,以免遗漏投稿)
※活动奖励:
    每月月底从所有投稿者中随机抽取一位总送一份礼品。礼品内容随机掉落,或在每月开奖前的活动日公布。
    本月虽不满一个月,月底也将照常开奖
注:
    *投稿内容必须为本人原创,禁止抄袭,一经发现永久取消参与资格。如有代投稿,请附说明。
    微博:@萨杰同人主页
    LOFTER:萨杰深夜食堂


    萨杰同好QQ群:644808239

萨杰深夜食堂,期待您的参与收起全文

来建立个萨杰产出群热热圈吧

如题 这圈子已经冷到几天一刷tag也没关系的地步了 不知道还有多少太太没有爬圈愿意坚持一直产粮呢?想建立一个产出群 接纳一些比较长情的文手画手 平时专门讨论脑洞产出啥的 任何产出都可以 文图剪辑游戏 不知道有木有人有兴趣。。。


此图为刀太的萨杰漫本进度 帮宣传下 多么帅的老萨呀 被煞到的自觉去刀太太首页支持哟🌞🌞

lof严打删文封号是假新闻 望各位太太周知

近期的事件是由于lof系统升级导致bug 官方已经说明 关于删号那篇文的原作者已经删贴道歉 希望各位太太周知 不必停止产粮 当然备份是好习惯

[萨杰/中长篇]Lies-谎言(6)

好文推荐

等着吃萝卜。:

食用手册:一个完完整整的私设,无意与原著冲撞。政治历史时间轴虚构,如跟历史有矛盾还请不要纠结。


x简介x-伪装成海军准将的Jack Sparrow登上沉默玛丽号与还算不上是“海上屠夫”的Armando Salazar一同前往百慕大——这是海盗翻身的唯一机会。途中彼此好感逐步增加,而好景不长小麻雀的身份被识破,随后发生的一系列事情让Jack Sparrow心中除了恐惧对Salazar再没任何感情,最后施计将Salazar困于魔鬼三角。


灵感来源于撸主一个对萨杰爱恨情仇的错解:年轻的麻雀是阿曼多萨拉查手下的一名水手,后身份暴露被发现其实是一名海盗。而电影中的珊萨女巫曾说过,放弃罗盘会释放出内心最恐惧的事物,毫无疑问Jack心中最惧怕Salazar,可是又是什么导致连海军都敢假扮的麻雀这样惧怕一位死人?


暂定BE,甜和肉自然是有的。我偏爱占有欲强烈的萨拉查,偏爱衣冠禽兽的萨拉查,偏爱痴情的萨拉查。




还在慢吞吞更文中。




1.开篇 2.成功登船 3.西班牙人 4.船长之间的对话  5.彼此有感


——————


6. 恐惧




接下来的几天里,小麻雀总会时不时的跑去海图室和Salazar还有Lesaro商量之后的行程,用Jack本人的话说,那就是“经验丰富的人总会有一些好点子”,而事实确实如此,年轻的军官想法大胆,提出了很多看似不可能实则很靠谱的建议。


“在去波多黎各之前,或许我们可以试试去巴拿马碰运气,这里毕竟是新格拉纳达总督辖区*的一部分——说不定能招募更多的水手。而且当地人一定更了解近在咫尺的百慕大群岛,那个时候你就知道我说的那些骗小孩的话是真是假了。”Jack手臂撑在桌子上,拿着半角器点在图纸上,抬起头看了看身边聚精会神的大副和船长。


Lesaro看到他的船长眼里满是欣慰和,他心知肚明眼前的这个小军官已经在船长心里留下了深刻的印象,只是——他觉得这份感情要比同盟更深一些,来的也要比普通陌生人快一些。


Jack当然也注意到落在他身上的目光,这让他有一丁点的不自在。他对待西班牙人的态度还是三分敬畏的,毕竟昨天自己差点暴露了身份,而且还是在船长本人的眼皮底下。思绪一下子被打断大脑空白片刻,Jack干咳了一声转下眼睛想了想,抬起头对Lesaro说道:“我想和你的船长先生单独谈一谈。”


Lesaro神色复杂了一会儿,随即点点头征求船长本人的意见,但是Salazar连头都没抬一下,好像所有的精力都放在了海图上,大副叹口气无奈的只好转身离去,“我去掌舵。”


待到Lesaro离开并且把房门带上之后,Jack转过身子面对着Salazar,抿了抿嘴看着他,“你有什么就直接说吧,船长先生。你不必一直看着我。”


Salazar抬起头笑了笑,伸手将半角器拿远了些,随后收起微笑略显严肃的看着眼前年轻的海盗,“你知道失去一个人的滋味是什么样的吗?”


Jack骤然把眉头皱起来,接着一本正经的问道,“为什么问起这个?”


“我的母亲在我出海之前的一个月去世了。她留下的最后一句话是,你不会是个成功的海军,永远不是。”Salazar的肩膀突然挎了下来,Jack看的一惊,他不知道平时威风堂堂的海军上将也会有这般泄气的时候,这让他有一点点的心疼,“我不理解。”


“很抱歉听到你母亲逝世的消息。不过冒昧问一句…为什么要和我说这些呢?”Jack挑起眉毛,他挺莫名其妙的,战略策划突然突变成了心灵鸡汤情感一刻,谁知道这位西班牙船长又想怎么欺负他。


“因为你还年轻,Sparrow。”Salazar轻轻扬起眉尾,往前靠近一步,眼神在麻雀的脸上来回徘徊。Jack顺势后退一下——不过他这个位置可不怎么好,后面被一把椅子正正好好挡住了退路,“你是个很有潜力的军官,而我很不希望你葬送于此,如果你说的那些都是真的话。”


有潜力——哈,我的潜力都是被海盗生涯逼出来的。Jack在心底这样嘲讽着眼前的西班牙人,却还是因为头一次听到别人希望自己活下来而担心的话,这不禁让他有一些动容。


死亡不可避免,谁都明白这个道理,而Salazar更是如此,他发自内心的,真切的,不希望他的船员牺牲,尤其是眼前这个麻雀小宝贝。他不希望他就这样死在异国他乡,死在他眼前。


Jack正欲张口打断这个没什么营养的话题,只见Salazar微微倾身一手抚摸上他的脸颊,迅速的吻上他的嘴唇。年轻的海盗先是一愣,随后鬼使神差的从了他的愿。


眼前西班牙船长的性取向不定,这确实有些荒唐可笑。而且没有任何前戏的接吻让Jack感到更加不知所措了,但小麻雀并没有拒绝这个船长之吻。


§


也不知道是谁在船上“造谣”,说西班牙海军这次是一去不复返的航程,说西班牙海军去和超自然力量抗衡就是在去送死。虽然实际情况确实也没差,但船长和大副曾经一致考虑过对水兵“真话不全说,假话都不说”,所以在所有兵卒的印象里,百慕大群岛虽说阴晴不定,但也没有到找死的地步。


一瞬间沉默玛丽号上笼罩着一层阴影,悲怮和绝望突兀的弥漫在所有角落。而偶尔的,次日清晨会发现一两个水兵床上冷冰冰的,人也不知道去了哪里,总之就是消失在了所有人的视线中。这让本就溃散的军心更加不堪一击,谁都无心做好本职工作,夜晚的举酒高歌没有了,有的只是不尽的叹息和书写遗书的沙沙声。


大副沉默着肯定了谣言的真实性,Salazar一度被气到抽剑杀人,Jack Sparrow只能安安静静的站在一旁听Salazar飚着母语的脏话。


“承认错误。”西班牙船长剑尖指地,他迈着步子,在木板上磕了磕,环顾着被全部叫出来的水兵,满眼全都是杀气,Lesaro听得到每次呼吸他的船长声线都在颤抖,“玛丽号上禁止一切蜚语流言,你们难道还不明白吗?”


玛丽号沉默了,在海面上沉浮着。甲板上的士兵们支支吾吾,面面相觑。被迫中止转浆工作的穷水手爬上主甲板,腿肚子打着颤。这平静宛如暴风雨来临之际,Jack这样想到,脚步轻轻后撤准备返回舱房。如果这位易怒的西班牙人知道他的船上存在着谎言,如影随形,他又会怎么样?


Sparrow准将的存在就是一个谎言。


海鸟熟悉的鸣叫把Jack的注意力放在船舷上,他看到那只鸟带来了新的字条,并且怪异的在船右侧飞舞着。


海盗即将起义。他一下子明白了海鸟的意图。右舷那里距离船舱的军火库最近,堪称战舰的软肋。


紧接着人群中一阵骚乱,当Jack再回过神,目光回到甲板上的时候,他正正好好的看到Salazar的长剑直直的刺入一个水手腹中,鲜血流淌在剑身上,滴滴哒哒的打在甲板上,他甚至不知道发生了什么。


然后他看到Salazar又缓慢的把长剑抽了出来,这样的做法让刀刃再一次划破皮肉,涌出的鲜血愈发不可抑制。还没有死透的水手弓着后背捂住血流不止的伤口,喉咙里发出一声刺耳的哀嚎,倒在血水里不自觉的抽搐着,而他身边的血液也愈发多了起来。


放血的死法最残酷。伤口不在要害,但足以杀死一个强壮的成年人,更别说一个骨瘦嶙峋的奴隶了,血还没放光就没了小命。他吐出最后一口气,睁大眼睛死死的盯着天空,下了地狱。


Jack睁大眼睛有些不可置信的看着眼前似乎被汹涌的黑云笼罩着的西班牙船长,他的眼底一点人情味的没有,像个刽子手,像个屠夫,对...屠夫。那是麻雀不曾见到过的怒气,让他头皮发麻。


“…结局就会和他一样。”Salazar垂下眸子毫无怜惜之情的掏出纯白色的丝绸手帕,举起剑将修长的剑身裹入柔软的布料里,仔仔细细的擦去上面的血液,嫌弃的随手将它丢入海中。朝着身后一脸严肃的大副使了个眼色,脑袋歪了歪示意他把那个死人立刻处理掉。


这个时候的Salazar正好背对着Jack,就算如此Jack也想象到了他深邃的眸子里一丝凶残和不可违抗力,仿佛嗅到血腥味的野兽自此开了牙。


“包括你,Jack Sparrow,你也一样。”猝不及防的,Jack听到了自己的名字,他脑袋转向西班牙船长,看到那双乌黑色的眼里满是愤恨,“在西班牙的船上就该遵守西班牙的规章法则,英国人。”


Jack咽着唾沫点点头,一句话也没说,随即赔了一个微笑。很快就假装被水兵们的唏嘘声吸引过去,扭身跑到船舷探出身子,他看到了船尾追随着的鲨鱼,手帕上的血腥味吸引了他们,而那块方布早就被大卸八块了。


就连鲨鱼都知道这里死人多。Jack下意识的回头看了眼,而Salazar的目光也正好刚刚从小麻雀的背影收回来,头也不回的跟着大副上了船艉楼。


Lesaro说的是对的,惹了他的船长先生的人没有一个好下场。然后Jack下意识的抹了抹嘴巴,他知道他引诱到了一只不该他惹的野禽,麻雀得到了恶魔之吻,那恶魔同样也会如影随形的跟随着他。


————


1.新格拉纳达总督辖区-新格拉纳达(西班牙语:Virreinato de la Nueva Granada)是西班牙在南美洲北部殖民地从1717年开始的名称,它的领域相当于今天的巴拿马、哥伦比亚、厄瓜多尔和委内瑞拉。

[萨杰/中长篇]Lies-谎言(4)

等着吃萝卜。:

食用手册:一个完完整整的私设,无意与原著冲撞。政治历史时间轴虚构,如跟历史有矛盾还请不要纠结。


灵感来源于撸主一个对萨杰爱恨情仇的错解:年轻的麻雀是阿曼多萨拉查手下的一名水手,后身份暴露被发现其实是一名海盗。而电影中的珊萨女巫曾说过,放弃罗盘会释放出内心最恐惧的事物,毫无疑问Jack心中最惧怕Salazar,可是又是什么导致连海军都敢假扮的麻雀这样惧怕一位死人?


暂定BE,甜和肉自然是有的。我偏爱占有欲强烈的萨拉查,偏爱衣冠禽兽的萨拉查,偏爱痴情的萨拉查。


还在慢吞吞更文中。


1.开篇 2.成功登船 3.西班牙人


——————


4. 船长之间的对话




Salazar在海图室里专心致志的做着接下来的航海路线,Lesaluo站在沙盘前摆放着西班牙战舰的位置。


黄金部队的沉船地点在百慕大群岛,曾经是西班牙海军的补给站,后来因为海妖的入侵*这样一传十十传百的魔鬼传说让所有船只驻足,而沉船事件还是这一个世纪以来的首例。这艘船上的珠宝多的不可计数,价值连城,很容易被过往海盗盯上。与其说是被击沉的,那还不如说是被传说里的塞壬袭击的,显得更体面一些。


至少Salazar是这么想的,他从来不信这些骗小孩的鬼故事。


“Jack Sparrow.”


Salazar莫名其妙的脱口而出这个名字,麻雀一次还带上了点颤音,Lesaluo急忙放下木钩看着自己的船长。


“需要我把准将带来吗,长官?”Lesaluo这样小心翼翼的询问到,然而眼前抬起头一脸茫然的上司让他有些不知所措,大副分明从他眼睛里看到了不解。


“叫他做什么?就算百慕大群岛是英国的殖民地,我也暂时用不上他,他看上去像个没什么经验的新兵一样。——回去我一定要跟英国好好交涉一下这件事,太不负责了。”


Lesaluo一脸疑惑的看着同样一脸疑惑的船长先生,刚想小声提醒他他刚刚自己叫了Jack的名字,转念一想要是船长先生不承认那就完了,于是选择了沉默。


“不过——”Salazar犹豫了一下,缓慢开口,轻轻干咳一声,“英国人或许确实会对百慕大群岛略知一二,你还是把他请来吧。”


Lesaluo脸上的表情复杂,他认为用陷入爱河的纠结少年形容他现在的船长先生根本不足为过。总之,自从见到那个年轻准将之后,船长确实温柔了许多,尤其是那双深邃的眸子,丰富的表达出了他的情感状态。


§


“那你可真是找对人了,船长先生。”Jack扬起嘴角点了点头,毫不客气的坐在船长室办公桌对面,翘起一只脚搭在腿上,“我曾经跟随东印度公司去过百慕大群岛。”


“我们的船长想知道关于那里的传说,准将先生——”Lesaluo话没说完,靠在办公桌抱着手臂的Salazar迅速抬起一只手示意他的大副不要打岔,他只好欲言又止的闭上了嘴。


Jack扭头看了眼被禁言了的大副继而扭过头来看着正盯着自己的Salazar,先是沉默了一会儿,他不知道眼前的人是想试探自己还是怎么样,但他接下来说的话必须有所保留,或者,是经过一些篡改的,随后年轻的海盗转了转眼睛,接着说下去。


“我们本来计划要去百慕大的码头停泊一下进行货品补给,那天天气也很好,但是当我们一驶进群岛海域,整片天马上就阴了,海上全是烟雾,水面上莫名其妙的漂着一层马尾藻。”Jack话音顿了顿,探出身子故作神秘的眯了眯眼睛,“而且船上所有的导航设备全部失灵,指针都在疯狂的转来转去。”*


Jack承认他根本没遇到这些事情,这都是他根据历史上各个航海家经历过的事情加工改编,实际上他遇到的比这还要玄乎,但是他非常清楚与其说那些给一个受过良好教育的海军贵族,还不如让他听一些比较切合现实的。


果然不出Jack所料,当他讲完所谓的“亲身经历”之后,眼前的西班牙船长还是露出了一丝不予信任的神色。


“说不定都是巧合。比方说,英国海军没有事先了解到百慕大群岛多变的天气。”Salazar眼睛垂了一会儿似乎是在思索,“突然漂浮的马尾藻或许也只是因为洋流的推进,毕竟——百慕大群岛距离马尾藻海很近。*”


Jack一时被搪塞的有些说不出话,西班牙船长的推测不无道理,年轻海盗心里的小算盘悄悄打了一下,揪住其中一个无法解释的现象死命补着窟窿,“——但是你还是无法解释为什么导航设备会失灵,不是吗?”


见到这个看上去还不是很聪明的船长先生又是一阵沉思,Jack嘴角不自觉地扬起一个微笑,他站起来在屋子里踱着步子,手上一点没闲着,动动这个又动动哪个。Lesaluo看的是又惊又怕,生怕眼前的准将一个不小心把什么东西碰下来。


“说一个你不愿意相信的事实,船长先生。海妖的的确确存在,而且吞噬过无数船只和水手。我见过他们的手下——传说里管他们叫美人鱼。”说着Jack Sparrow扭过身子把后背对着他们,隔着衣服指了指,“这里有两道划痕,就是她们的杰作——不管你信不信,船长。”


Lesaluo知道现在的Salazar已经有点后悔让自己把眼前的英国准将“请出来”了——Jack Sparrow说的这些毫无科学依据的话时看上去像疯子。


“善意的提醒,我对百慕大群岛比较熟悉,或许等到靠近那片海域的时候,你们可以考虑考虑一下把掌舵权交给我——”


“请您玩笑适度,准将先生。再没有任何纸质文件证明您有航海资格之前,您是连舵把都碰不到的。更何况我们还无法百分之百信任你。”Lesaluo终于忍不住爆发了一下,但随之而来的是死一般的寂静,Salazar迅速皱起了眉头。


“噢——我就知道。”Jack了然的点了点头,撇起嘴。“玩笑,玩笑。”


“你确定你没有在讲哄小孩儿睡觉的故事吗,Sparrow准将?”Salazar终于有些按耐不住自己质问的态度,非常不满的观看完这场“精彩的演出”,“你登的可是西班牙皇家海军的船,不是过家家的玩具船。”


“我说过了——不管你信不信,船长。”Jack不以为然的挑起眉毛,修长纤细的两条腿两三步跨上去站在Salazar眼前,一旁的Lesaluo静观其变,他看得出来船长先生正憋着火准备爆发,而Jack则真的跟初生的小牛犊一样浑身是胆,毫不忌讳的挑衅他的底线,“你们一看就算第一次去百慕大。比起在新世界本土进行补给,我更倾向在波多黎各靠岸,虽然航程远一些,但至少可以让我们准备的更充分一些。”


两个人身高差异确实明显了点,Jack需要抬起头才能直视低下头看着他的Salazar,而且他们俩似乎根本不在意这样看着对方。


僵了有几十秒的时间,Salazar有些受不了他这双瞪得圆滚滚的眼睛了,那个样子好像被欺负了一样。于是他避开目光再次绕开他,接着走到舷窗前望着翻滚的波浪,”你说的我会进行斟酌。不过大副说的很对,我们对把掌舵权交给一个外国使者及其不放心。”


Jack似乎已经知道想要从夺取船只航行的权利下手没什么希望了。


————


1.海妖入侵的传说-有关据称是由刺耳的雀鸟(很可能是百慕大海燕(Bermuda Petrel))叫声和持续的风灾(多数早期的旅客在这种情况抵达)造成。而在这里百慕大海燕的叫声成为了塞壬的歌喉。


2.导航设备全部失灵-根据航海家哥伦布,也是第一位探索百慕大三角的探险者描述的经历改编。


3.百慕大群岛距离马尾藻海很近-根据当时的航海技术,并不能准确的观测出马尾藻海其实围绕着百慕大群岛。

[长评] 不完美的世界里,人们需要爱与信念

蓝脚渡鸦:

“噢,又是万能的爱这种老掉牙的说辞。” 但《神奇女侠》中有我迫切需要的一些东西,可能也是当下人们会需要的东西。




【有剧透】




一部女性主角的超英电影


    提出这一点总得冒点被贴上“打政治正确牌”的风险。 但我还是选择把这部电影在这方面对于我的意义写在开头。它真的很重要。 打一手什么牌听上用的感觉,可女孩们,女士们本来就需要自己的英雄。诚然,女性角色在大荧幕上的表现已经随着时代的发展有了很大的变化,从最初仅负责娇美可人,逐渐开始拥有丰富的性格与更为广阔的发挥空间,她们可以是各自领域里独当一面的人才,她们还可以坚韧,智慧而强大。


   不过这还不够。


   她们只是出现了,而并没有被塑造,扎实地塑造*。这种情况(尤其是在超英电影中)的出现不无道理,毕竟电影讲的不是她们的故事。女性角色的设定通常只是依托中心角色,为推动剧情而生,她们可以拥有鲜活的形象,但是无法独立存在。没有人在意小辣椒的父母,佩吉的童年,或是简·福斯特的研究(说真的,她在我脑子里一直叫娜塔莉)。【别说Tasha埋了很多相关线索了,我也想知道她独立电影在哪儿:3】


   而戴安娜是完全不同的,不仅因为她并非凡人,她是美与智慧的化身,她是无需保护的绝对强者,更是因为她本人就是情节的中心。她不以谁的女友妻子同事助手朋友的身份出现,她就是她自己。她是海报与照片正中的人物,战场上是她在最前方冲锋,穿越森林时她骑着第一匹马。这些一般动作片里在普通不过的镜头却看得我快要流下泪来。它拍出了我甚至自己都没意识到的,内心深处的渴望。 原来我之前一直看的都是”他们“的故事,原来有自己的故事是能够带来这样的幸福感。 我想这可能就是每次去超市只能面对满货架白人娃娃的黑人孩子,突然得到一个和自己一样的娃娃的心情。 然后我少有地嫉妒起男孩子,哎。




她的视角


   这里,戴安娜的特殊之处在于她是一个局外人,一个人类社会的观察者。 在这个只在书中读到过的遥远世界,她的许多行为并非在无视既有的规则与禁忌,而是那些条条框框对她来说从未存在。也正因如此,她的一举一动能使我们从习以为常的事情中看出荒诞之处,她提出的一些问题则显得格外尖锐。女性真的需要鲸骨内衣和夸张的裙摆吗,一个房间可以只因为她是女人就拒之门外吗,为什么会议室里几个坐着的人就可以决定远方战士与平民的性命?这样的问题在过去与当下都还在被提出,被讨论,像最后一个问题说不定还会有标准答案之类的东西在脑中自动出现。戴安娜疑问的价值则在于冲击这种已经形成的联系,推动我们重新开始思考。


   同样带来冲击的是她的天真。


   她看Steve身体的时候眼光坦然,毫不掩饰的自己的疑惑与好奇。她在面对赤身裸体的异性时并没有把他视为潜在的性伴侣,她眼中Steve只是——一个人,另一个和她同类的生物。电影由此搭建起了一段女性与男性之间可能只存于理想中的纯粹关系。天堂岛的设定与MCU里的瓦坎达异曲同工,它们都为提供不同的可能而生——如果有在族群中从未依附,生来独立的女性;如果有从未被殖民者染指,高度发达的非洲国家? 而到了前线的壕沟里,她的幼稚开始变得难以忍受了不是吗?那些不幸的人在这场战争里明明无关紧要,她抓不住主要矛盾,不按计划行事,妇人之仁…… 但为什么不呢?Steve选择继续前行,不是因为他不想帮助他们,而是清楚自己的无能为力;但对于影院里的观众又是为什么呢?同理心不是什么可笑的东西,人也不应对他人的苦难无动于衷,历史已经不止一次地告诉我们这道闸门消失的后果。




打碎重建


(戴安娜让我们看到了一个拥有纯净心灵的道德上的完人,而我们又带给她了什么呢?—)


   这严格意义上不算是一个寻找爱与信念的故事,因为戴安娜在一开始就就拥有它们。


   但她的爱来源于从未被邪恶侵染的心灵,她的信念则更多的是懵懂无知。她相信人类的美好善良,正如她相信杀死阿瑞斯就能结束一切战争。 而电影中,她的天真在不断被挑战。 她出生的小岛不再是与世隔绝的庇护所,她震惊于外部世界战争的残酷,同时为人们遭受的苦难感到犹疑与痛苦。但这些经历并没有动摇她的内心,反而增强了她原有的信念: 必须击败战神,只有这样才能结束一切。她仍把人类视为神完美的造物,他们的堕落只是因为外部邪恶的控制。 弑神的利剑与盾牌正是这一信念的具象。这也是为什么戴安娜的冷兵器在与机枪与炮火对抗时无往不利,却在她发现人类本恶的可能性时在阿瑞斯掌间化为齑粉。


   根本没有停止一切的按钮,她所爱的人们天生便是残暴的狂徒,她在战斗中艰难地吞咽这些事实。


   可她同样认得另一些人,他们拥有善良的,坚韧不屈的灵魂。


   这不再是人性本善还是本恶的定夺,天性中本就同时存在这两者,而重要的是你做出了怎样的选择。


   有些人选择了放任贪欲与野心,有些人选择了为更多人的幸福而死,戴安娜选择了原谅,选择了相信人心中的善念。


   电影中,我们毫不意外地看到这重获的信念为她带来了制胜一击。唔,还能怎么拍呢?


   关于选择,信念与爱的讨论无比频繁地出现在虚构作品中,但这并不意味着它们没有现实意义。爱能战胜一切的确只是句空话,但是思想的力量也并非来源于其本身,而是它们的信徒与践行者。




他们战时的爱情


   那张照片出现在镜头里的时候,我就知道Steve不会活下来。可能Steve自己也知道他不会活下来。间谍,飞行员,回忆杀中的男主角,想想吧。


   Steve是一名战士,虽然他看上去并不属于战场。他们没有人属于战场,都是被战争夺走了原有生活的普通人。 可正是这场战争使他们相遇。


   就那么几天里,他牵过她的手,带她逛过街,吻过她的唇;与她跳舞,喝酒聊天,与她并肩作战。


   Steve清楚自己随时可能在枪林弹雨中倒下,但他幸运地度过了一天,又一天。


   但在下一个战场扶起戴安娜的时候,他知道真的没有明天了。


   他双手捧着她的脸,看上去随时准备吻下去,可他只是长久地,热烈地注视着他心爱的女孩,他们可能拥有的无数未来仿佛在他眼中流淌。


   然后他说我爱你,随即转身,奔向必然的死亡。


   而她在嗡嗡的耳鸣声中错过了这句振聋发聩的告白。


   到底听见没有呢?


   还是他尚未消散的心声从高空传来。




我从不知道一句俗套得不能再俗套的台词能够如此动人。






/这年头萌一对bg真不容易:(






相关:这是我看的第一部DC电影 点映感想 二刷后会再添加整理




*扎实/充分塑造是一个相当模糊的说法,不过有一些测试可以将其简单量化,e.g. 贝克德尔测验(Bechdel test)和Mako Mori test




最后 一点槽:


派派再怎么换衣服也掩盖不了自内而外的考拉国气质,这样的间谍居然没有第一眼被识破吗_(:з」∠)_

LOFTERer:

【观影大年2017·No.82异星觉醒——唤醒的代价

新颖的形式一向是恐怖片成功的捷径,本片将惊悚恐怖与硬科幻结合,用来自火星的未知生物替换俗套的超自然力量,有些想法。整个故事主要发生在空间站中,六位宇航员与这个极度聪明的危险生物斗智斗勇,可是不幸却接连发生。既然斗不过就躲,让它远离地球,即使牺牲自己。可理想很丰满,现实却很骨感 ,这个小东西不会给他们这个机会......

电影紧迫感和惊悚性都具备,做的也不错。“死侍”开始没多久就领了便当,真田也没有幸免。男主女主吉哈和瑞贝卡虽然算是坚持到了最后,但也是前途未卜,为第二部小铺一垫。

地球,貌似在劫难逃。期待后续。